行业动态

全球第5位艾滋病治愈者出现

2024-02-28 09:29:40 276

艾滋病(HIV)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的简称,由感染HIV病毒引起。HIV是一种能攻击人体免疫系统的病毒,它把人体免疫系统中最重要的CD4+T细胞作为主要攻击目标,大量破坏该细胞,经过数年、甚至长达10年或更长的潜伏期后发展成艾滋病病人,使人体丧失免疫功能,因抵抗力极度下降会出现多种感染,后期常常发生恶性肿瘤,以至全身衰竭而死亡。

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数据,目前全球范围内现存HIV携带者和艾滋病患者人数高达3800万人,且已累计导致超过3500万人死亡。然而,至今仍未开发出有效的艾滋病疫苗,现有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ART)也只能抑制病毒,而不能清除HIV病毒或治愈艾滋病。

2023年2月20日,德国杜塞多夫大学医院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在国际顶尖医学期刊 Nature Medicine 发表了题为:In-depth virological and immunological characterization of HIV-1 cure after CCR5Δ32/Δ32 allogeneic hematopoietic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 的论文【1】。

该论文报道了1名获得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以治疗白血病的患者,该患者在移植后9年、暂停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4年里,表现出对HIV-1的持续抑制。研究团队即使采用最精确的检测方法,也未在他体内检测到HIV-1病毒的存在,大多数专家认为这种情况可以称之为“治愈”。

这意味着继“柏林病人”、“伦敦病人”、“纽约病人”和“希望之城病人”之后,第5位经干细胞移植实现艾滋病长期缓解的病例——杜塞尔多夫病人出现了。其中柏林病人和伦敦病人的治疗情况已在医学文献中详细描述,而纽约病人和希望之城病人则是在医学会议上报告,尚未在医学期刊发表。

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HSCT)是治疗特定癌症如白血病等的疗法,通过移植捐赠者未成熟的血细胞,使接收者的骨髓重新增殖。

CCR5是HIV病毒入侵和感染人类细胞的受体,CCR5 Δ32/Δ32 基因突变后,细胞缺乏CCR5受体,HIV病毒也就无法感染。对于感染HIV病毒的白血病患者,首先通过化疗杀死癌细胞,在移植具有CCR5基因突变的造血干细胞,有可能在治愈白血病的同时,让患者体内的HIV病毒无法感染,从而逐渐清除HIV病毒,实现艾滋病的长期缓解,甚至是治愈。

第五例治愈者——杜塞尔多夫病人

在这篇 Nature Medicine 论文中,这名53岁的男性艾滋病患者在2011年1月被诊断患上了急性髓系白血病(AML),他在2013年2月接受了一位女性捐赠者的CCR5 Δ32/Δ32 干细胞移植,其后进行了化疗和供者淋巴细胞输注。

干细胞移植后,他仍继续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但患者血细胞中已无法检测到前病毒HIV-1。2018年11月,他在接受干细胞移植近6年后,同意停止抗逆转录治疗,以以观察是否会出现病毒反弹。研究团队没有观察到HIV-1 RNA反弹,或对HIV-1蛋白的免疫反应激增。

虽然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HSCT)是一种高风险疗法,目前仅适用于一些同时患有艾滋病和血液癌症的患者,但这些结果或能为未来实现长期缓解艾滋病的策略提供信息。

第四例治愈者——希望之城病人

这名患者被称为“希望之城病人”,是以其接受治疗的美国希望之城国家医疗中心命名的。2022年7月27日,希望之城(City of Hope)的研究团队宣布,1名66岁的艾滋病患者被“治愈”。

这名患者在1988年被诊断出感染了HIV-1病毒,此后,该患者又患上了白血病,他在2019年接受了骨髓移植治疗,此时距离他感染HIV-1病毒已达31年之久,该骨髓的供体具有罕见的基因突变——CCR5 Δ32/Δ32 基因缺失。

骨髓移植治疗后,他的白血病和艾滋病得到了完全缓解,截至2022年7月,他已经停用了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超过17个月时间,医生没有发现任何HIV-1病毒复制的迹象。该患者也是迄今为止实现艾滋病治愈的年纪最大的患者,他的治愈为同时患有艾滋病和癌症的老年人带来了新的希望。

第三例治愈者——纽约病人

2022年2月15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团队在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会议(CROI)上报告了一个艾滋病治疗案例:一名接受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急性髓细胞白血病的女性艾滋病患者,在停止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后,已经长达14个月没有检测到HIV病毒。

该研究是由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Yvonne Bryson 博士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Deborah Persaud 博士领导的国际孕产妇/儿童/青少年艾滋病临床试验网络(IMPAACT)P1107观察性研究。该研究起始于2015年,旨在观察25名HIV感染者在接受了CCR5 Δ32/Δ32 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治疗癌症、造血疾病或其他疾病后的疾病发展情况。

这名女性患者,在被诊断患上急性髓性白血病时,已经接受了4年的艾滋病抗逆转录病毒(ART)治疗。在进行化疗后,她的白血病得到了缓解。在接受干细胞移植前,她的HIV病毒控制得不错,但是能够检测到HIV病毒存在。

2017年,她接受了CCR5 Δ32/Δ32 脐带血干细胞移植,在移植100天后,这些干细胞被成功植入,且体内已经检测不到HIV病毒。在移植后37个月,她停止了抗逆转录病毒(ART)药物治疗。停止治疗后长达14个月内,患者体内依然没有检测到HIV-1病毒,也就是干细胞移植实现艾滋病的长期缓解。

第二例治愈者——伦敦病人

2019年3月5日,Nature 发表了一篇题为:HIV-1 remission following CCR5Δ32/Δ32 haematopoietic stem-cell transplantation 的论文【2】。

这名感染了HIV-1病毒的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在接受CCR5 Δ32/Δ32 造血干细胞移植后,霍奇金淋巴瘤得到了有效治疗,同时,他在长达30个月的时间里,体内没有再检测到HIV-1病毒。

“伦敦病人”,Adam Castillejo

2020年3月10日,Lancet HIV 期刊发表论文【3】,在对“伦敦病人”治疗后连续4年的跟踪研究后,将其病情改善情况从长期缓解改为治愈。宣告了世界上第二个治愈的艾滋病患者出现。

第一例治愈者——柏林病人

柏林病人广为人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是地球上唯一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他名叫 Timothy Ray Brown ,他在1995年被发现感染艾滋病,此后一直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T)。

2006年,他患上了急性髓系白血病,2007年,他接受了CCR5 Δ32/Δ32 造血干细胞移植,不仅治好了白血病,体内的HIV-1病毒也彻底消失了。此后的十多年时间里,他没有再检测到HIV病毒,被认为是全世界第一个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2020年9月,他死于白血病复发。

“柏林病人”,Timothy Ray Brown

自愈的精英控制者

有极少数幸运的HIV-1病毒感染者,他们在感染HIV-1病毒后,虽然体内长期携带病毒,但却能自发抑制这些病毒的复制,把病毒数量控制在安全范围内。这些人无需治疗就能控制住体内的HIV病毒,从而不发病,他们也被称为“精英控制者”。

2020年8月和2021年11月,哈佛大学医学院徐宇教授团队分别在 Nature 和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期刊发表论文【4、5】。

徐宇教授团队发现了两例未经干细胞移植等治疗的实现自愈的艾滋病患者,分别将其称为“旧金山病人”和“埃斯佩兰萨病人”。这两人均为精英控制者,他们自身的免疫系统在无需药物治疗的情况下,就足以抑制HIV病毒,将其控制在安全范围内。

这两人可谓精英控制者中的精英,在没有接受治疗的情况下,体内的HIV-1病毒竟然奇迹般的全部消失了,也就是仅靠自身免疫系统就实现了HIV-1病毒的清除。

CRISPR基因编辑干细胞治疗艾滋病患者

2019年9月11日,北京大学邓宏魁团队、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陈虎团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吴昊团队合作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研究论文【6】。

该临床试验,利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在人成体造血干细胞上进行CCR5基因编辑,实现了经基因编辑后的成体造血干细胞在人体内长期稳定的造血系统重建。然后对一个患艾滋病和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27岁男性进行治疗。治疗后病人的急性淋巴白血病达到形态上的完全缓解,病人的T细胞呈现一定程度上对HIV-1病毒的抵抗能力,且未发现脱靶效应和副作用。

这项基因编辑是在成体造血干细胞上进行的,因此并不会对其他组织器官及生殖系统产生影响。这项初步证明了基因编辑的成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可行性和在人体内的安全性,将会促进和推动基因编辑技术在临床应用领域的发展。

以上这些案例有力支持了支持未来的艾滋病研究,帮助开发风险更低、适用范围更广的艾滋病治愈策略。


文章来源:映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