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新闻

父 亲 生 平(纪念陈廷祚)

2015-03-02 15:13:04 368

498a018a005dc408b50de33de85a9bb5.jpg

父亲1917年10月10日出生于江苏盐城,1934年入江南名校苏州中学读高中,1937年考入国立上海医学院医本科。抗战期间,他随上医内迁至重庆歌乐山校区学习,在及其艰苦的条件下,弦歌不辍,于1943年完成学业,留校在重庆中央医院任住院医生。1945年他追随老师汤飞凡先生赴昆明中央防疫处工作,遂开始为中国人民的卫生防疫事业奋斗直至终生。1947年父亲考取民国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公派留学,赴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专习微生物学和生物制品制造,师从国际著名学者。1947年底应中国共产党的邀请,父亲秘密离开哥本哈根,回到大连,参加大连生物制品研究所工作。1953年父亲作为大连生物制品研究所总技师参与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创建,1957年随大连所内迁至成都。

1958年四川温江爆发史无前例的钩端螺旋体病大流行,病区封锁,信息封锁,疫情十分严重。当时各路防疫专家和临床大夫云集温江,然病因却查不出来,病区死亡人数不断攀升,治疗失去方向。此刻父亲自告奋勇,身背内定右派之名,独自一人在自创的实验室里,经过数日的连夜奋战,终于截获了元凶—赖型钩体(后被国际菌种中心认定为一新型菌株),从而平息了这场瘟疫,挽救了大批农民兄弟的生命,也解除了中南海和医学界的困惑。这一年是新中国解放刚9年,父亲时年41岁。温江瘟疫是新中国建政后少有的两次特大瘟疫之一,另一次是2003年的非典。

1958年父亲被宣布为右派后,下放到涪陵专区人民医院检验科,一年后回到成都所。1964年经卫生部指定,他统领团队研制开发成功新一代钩体菌苗,在国际上率先打开了全新钩体菌苗生产的新局面。1992年父亲离休。 离休后他一天也没有停下手中的科研工作,随即转向协助沈阳协合药业集团,成功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用超级抗原生产的抗癌产品——高聚生,为用免疫疗法治疗癌症作了成功尝试。

父亲曾经历任卫生部大连生物制品研究所总技师,卫生部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副所长、顾问,四川省微生物学会首任理事长,国家新药评审委员会毒素、细菌制品评审分会主任委员。

2007父亲90岁高龄始学习电脑。2009年,92岁的他出版了个人叙事回忆录《陈情表》,首次公开披露了发生在半个世纪之前的温江特大瘟疫爆发时查证病原体的真相。中科院院士、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友谊医院院长钟惠澜利用权术,采取“乘人之危,暗箱操作,蒙上偏下,欺世盗名”的伎俩,强行将划为右派的父亲的重大科研成果(危难中发现病原体为钩体病菌)窃为己有,从而演变成发生在半个世纪之前的一例典型的学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历来依附于政治。父亲坎坷一生,历经磨难,忠心报国,造福一方,却终因不通晓政治,未能为自己讨来一生的公平,而抱憾终身。父亲从1943年上医毕业开始为新旧中国人民的卫生、防疫、生物制品事业奋斗了70余年。2015年2月16日父亲走完98年充满传奇与悲情的人生,走向天国。

 

                                陈廷祚子女撰文

                                   2015年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