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新闻

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陈廷祚先生与沈阳协合集团 (秦川渭水)

2015-08-14 15:07:55 196

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陈廷祚先生与沈阳协合集团 <wbr> <wbr> <wbr>(秦川渭水)

坐落在沈阳协合集团院内的陈廷祚先生铜像


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陈廷祚先生与沈阳协合集团 <wbr> <wbr> <wbr>(秦川渭水)沈阳协合集团陈巨余董事长(右一)和陈廷祚先生亲属合影


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陈廷祚先生与沈阳协合集团 <wbr> <wbr> <wbr>(秦川渭水)陈建源女士与父亲铜像合影

 

2015年7月28日,沈阳协合集团隆重举行沈阳协合集团成立27周年暨“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铜像落成揭幕庆典,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王植时、沈阳市人大原副主任李中鲁、中国科学院院士孔祥复、 北京301医院董宝玮教授、辽宁大学原校长冯玉忠、沈阳药科大学毕开顺校长等嘉宾出席了庆典仪式,并特邀陈廷祚先生小女陈建源夫妇、哲嗣陈浩先生等陈廷祚先生亲属及故朋好友莅临。沈阳协合集团董事长陈巨余教授与陈建源、陈浩姐弟一起为“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铜像落成揭幕,陈巨余董事长与陈建源女士先后就“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铜像落成发表了感言。热情缅怀和赞扬了陈廷祚先生为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世界领先的超级抗原做出的奠基性贡献,陈建源女士对沈阳协合集团在父亲去世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为父亲塑造铜像,以铭记父亲在超级抗原研发过程中的贡献,表示衷心感谢。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先生铜像在沈阳落成,这可能是建国以来我国生物制品领域继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为沙眼衣原体发现者、前所长汤飞凡先生塑立铜像之后,第二位被塑立铜像纪念其卓越贡献的老科学家,而且为民间所立,很值得庆贺。

沈阳协合集团是一家起源于沈阳的民营企业,从创立之初,就审时度势,果断地将高科技生物医药的研究确定为自己的发展目标,倾尽全力为科技兴国而奋斗,因此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和集团大力支持。协合与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等顶尖的科研院所开展合作,成立了院士科研工作站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并建立了国家人才培养基地才。

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那时,我国的生物技术是比较落后,尤其是在基因工程、蛋白质工程、细胞工程方面和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还比较大。我们唯一值得在世界夸耀的不过就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国家而已。而此时, 协合集团将潜心多年的研究成果公布于世,并且申请了一个细胞工程的国家发明专利,此事引起了前卫生部长钱信忠先生的高度关注。于是钱信忠老部长委派,我国著名微生物学家、生物制品老专家,国家一级研究员,时任卫生部药品评审的主任委员陈廷祚老先生予以跟踪关注。此后,沈阳协合集团聘请陈廷祚先生为集团首席科技顾问,并与钱信忠部长一起担任沈阳协合集团研发中心名誉主席。陈廷祚先生的参与,使协合人知道了他们正在从事的科研项目已经涉足到世界最前沿的科研领域——超级抗原,使得协合的研发人员精神为之一振,眼界大为开阔。

陈廷祚先生不负钱信忠老部长的委托,以自己渊博丰厚生物技术知识和经验,为沈阳协合集团的科研开发导航指路,使沈阳协合集团的研发工作更加步入快车道。自1993年以后,沈阳协合集团围绕着超级抗原的研制开发和生产,企业走上 了一条非常光明的道路,造就了我们今天的规模和成绩。2006年,国家正式批准协合集团的质量检测规程和质量标准使之成为了国家正式标准。自2008年起,沈阳协合集团的超级抗原菌种和相关产品先后四次搭载神舟七号、八号、九号和十号宇宙飞船飞往太空,经过了四次太空育种和诱变实验,这在世界上还是唯此一家,别无他人的。

沈阳协合集团董事长陈巨余教授更是慧眼识珠,他充分发挥陈廷祚先生在我国生物技术领域的崇高威望和潜能,多次到国内和国外的一些研发机构参观讲学,做学术报告,陈廷祚先生也多次撰写发表有关学术论文,将协合集团的超级抗原科研成果推介到国内和国际学术界,造就了沈阳协合集团在超级抗原临床研究的世界领先地位,极大地提升了沈阳协和集团在国内和国际上的知名度。

2000年5月,诺贝尔生物学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院士弗里德·穆拉德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科利尔教授、美国的工程院院士王兆凯教授等美国知名专家学者应邀访问中国,并专程前往沈阳参观协合集团。当弗里德·穆拉德教授一行参观协合的实验室的时候,对协合生物实验室正在进行的胞外蛋白(超级抗原)的纯化工作感到相当惊奇。当时一克纯粹的动物胞外蛋白质(超级抗原)国际的售价是500万美金以上。弗里德·穆拉德教授深深感叹道:“我没有想到一个中国的生物制药企业居然涉猎了如此前沿的课题,并且取得了如此令人惊讶和值得骄傲的成绩”。

沈阳协合集团在世界上第一个成功研发出超级抗原产品后,震惊了世界生物医学领域。此时西方对超级抗原的研究刚刚进入一期临床试验,而中国已经进入了临床使用。因此无论是在超级抗原的理论研究还是在超级抗原的临床应用领域,中国已经领先西方3~5年。2000年5月,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向协合集团发出邀请函,邀请超级抗原的主要研发人员赴美进行交流。为此陈廷祚先生与沈阳协合集团董事长陈巨余教授应邀赴美,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发表超级抗原主题演讲。一个中国的民营企业家登上世界顶尖的讲台,这不仅是超级抗原的骄傲,更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也是对超级抗原疗效最充分地证明。

为了使超级抗原和沈阳协合集团能让更多的人了解,陈廷祚先生先后多次发表学术论文予以推介。1998年,陈廷祚先生撰写了《对高聚金葡素的学术评论》,发表于《中国肿瘤临床》1998年第03期。随后又撰写了《抗癌新药高聚金葡素评介》,发表于《中华肿瘤杂志》1998年第06期。

2000年先后撰写《高聚生研发历程述评及其用于癌症治疗的理论基础》,最先发表于香港《医学纵横》双月刊2000年4月第二期,此后再次发表于《微生物学免疫学进展》2001年第29卷第2期。撰写的《我国人用微生态制剂今后出路何在?》一文,则发表于《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00年第12卷第05期。

2005年陈廷祚先生再次撰写了《金黄色葡萄球菌肠毒素、超级抗原及其抗肿瘤作用的研究进展》,发表于《微生物学免疫学进展》2005年第33卷第3期。

所有这写学术论文,既从理论和学术高度论述推介了高聚生超级抗原的抗肿瘤机理及临床价值,同时又介绍了超级抗原的研发者沈阳协合集团。极大地提升了沈阳协合集团在国内和国际上的知名度。

与此同时,陈廷祚先生还以他在生物医药领域的老专家地位和在学术领域的影响,在国家发生重大疫情时,郑重向国家有关部门和单位,推荐使用沈阳协合集团研发的超级抗原制品,使沈阳协合集团研制的超级抗原新产品在预防治疗重大疫情和疾病中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2003年SARS在我国横行。陈廷祚先生曾先后7次致书国家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所属的《中国医药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非典型肺炎防治小组”等部门,称:鉴于超级抗原制品用于免疫低下及病毒感 染的作用机制,建议优先使用“超级抗原”预防、治疗非典型肺炎。在陈廷祚先生和新华社的共同努力下,国家卫生部于2003年5月9日发出公函,同意沈阳协合集团生产的超级抗原产品进入小汤山医院用于非典患者的防治。事实证明:在这场狙击非典的保卫战中,超级抗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2013年H7N9由禽流感一度在全国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时年已96岁高龄的陈廷祚老先生,出于一个老科学家良心和对人民生命财产高度负责的精神,于2013年4月13日再次投书相关部门,建议将沈阳协合集团生产的超级抗原新药SEC口服液作为防治H7N9禽流感的手段之一,并且请求上级批准沈阳协合集团联合沈阳CDC(疾控中心)组成团队试用协合高聚生或口服液作为人用和家禽用防治H7N9禽流感制剂进行联合攻关实验。


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陈廷祚先生与沈阳协合集团 <wbr> <wbr> <wbr>(秦川渭水)陈廷祚先生晚年依然孜孜矻矻关注科学事业

晚年的陈廷祚先生,依然头脑清晰,精力超常,他非常关注科学前沿,坚持每天上网,孜孜不倦地从事着著述工作;依然高度关注着沈阳协合集团的发展,不断地为协合在超级抗原的科研领域奉献着自己的力量,他每年都会将自己整理的有关超级抗原最新的科研理论及成果提供给协合集团,并且提出协合集团要关注相关噬菌体的研究动向,目前噬菌体已成为协合最新最重要的研究和应用领域。诚如陈建源女士在参加父亲铜像在沈阳落成后致笔者的一份邮件中所讲:从此爸爸的铜像将永远屹立在沈阳这方水土上。超级抗原经过27年的风雨历程,越来越显示它巨大的生命力和创新力。沈阳协合集团董事长陈巨余教授为社会慈善事业付出很多,社会效益也非常好。饮水思源,他对爸爸感恩无比。其实,在爸爸离休后的最后二十多年,除了《陈情表》外,全部精力都给了沈阳协合,夜以继日,忘我工作,查阅文献,搜集信息,发表论文,从不计较报酬。上苍真是有眼,沈阳协合集团即将在纳斯达克上市。陈建源女士说:回顾爸爸一生,他真的非常了不起,七十余年如一日为新旧中国人民的医疗卫生事业贡献了全部力量。

2015年2月16日,为中国人民卫生防疫事业和现代生物制品事业奋斗了七十余年的陈廷祚先生在成都华西医院逝世,享年98岁。陈廷祚先生逝世不到半年,沈阳协合集团为了缅怀陈廷祚先生为我国卫生防疫事业做出贡献,尤其是为协合集团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当前世界领先的超级抗原做出的奠基性贡献,特地塑造了“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铜像,并于沈阳协和集团成立27周年庆典时落成揭幕。“超级抗原奠基人陈廷祚”铜像的落成,彰显了沈阳协合集团对知识对科技对人才的尊重,同时将使人们永远缅怀陈廷祚先生这位为中国现代生物制药事业,为人民卫生防疫事业做出终生贡献的伟大科学家。

 

                                                                2015,8,14  京城古蓟门

 

(笔者说明:本文图片由陈建源女士提供,特此致谢。)


文章转载至:秦川渭水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6014580102vtvs.html